守望话题

分类:初三作文,阅览:12205次,时间:2017/10/6

  篇一:两代人的守望  不一定要选定一个时间,不一定非得在夜晚,也不一定要有淅沥的小雨……饭后的漫步总能让我追忆起往事,忆起童年时那一份美好的守望。  童年是一条渐行渐远的石子路,承载着我太多的守望与回忆。  与奶奶在鹅卵石的小路上走着。午后的阳光暖洋洋的,照射在鱼儿欢悦的池水中,波光粼粼,好像溢出来的满满亲情。我调皮地捡起一块鹅卵石,天真地问着奶奶:“我什么时候能长大啊?”奶奶微微思考了一会,笑眯眯地指着石头说:“等这个石头开花,你就长大喽。”我心里乐开了花儿,把鹅卵石如珍珠玛瑙般捧在手心。浇水、施肥、晒太阳……每天的悉心呵护却还是原来的模样,也曾因为它的无动于衷留下了不少眼泪。现在才知道,在奶奶的眼中,我永远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她愿我如这块鹅卵石一样,永远留在她身边,用她的爱来呵护我长大。  我站在这条鹅卵石路上,奋力往前冲,蓦然回首,看不到起点,也望不到终点……  童年是一只停在屋檐上的纸飞机,载满了我对未来的向往。  一个淫雨霏霏的午后,空气中飘散着蒙蒙的湿气。我与奶奶在庭院中折着纸飞机,一阵清风吹过,我连忙双手一松,任纸飞机在空中飞翔。一段优美的弧西线之后,它便落在了邻家的屋檐上。我欢呼着拍手大声喊道:“我以后也要在天上飞!”奶奶微笑着摸了摸我的头,满怀依恋地说:“你走了,我怎么办啊?”顷刻间,我的心咯噔一下。现在那架纸飞机也许仍停在屋檐上,但您的孙女却为了她的理想远离家乡,离开了你,到张家港开始了自己的飞翔,放飞我的梦想,为儿时的守望而努力。  岁月的帆,渐行渐远。两代人的守望在某个交错口就此分离。一个向往更高的天空,任她飞翔;一个盼望拘于现在,任她俩幸福生活。或许又什么也不是,只是守望着那段浸着爱的时光…    篇二:木椅的守望  再一次坐上那把木椅,是在那一个淫雨霏霏的午后,时起时伏的湿气混着田野的土味儿堵着心,只听得雨水“唏唏唏”地拍着瓦砖。  那把老木椅在雨中看得有些时候了,我便把它搬了进去,让它在里面看一会雨景,雨变大了,“哗哗哗”的。  等木椅完全干了的时候,我便坐上去,感受着吮足大地甘露的木椅,看着那空旷的后院,再看那空旷的田野,一层薄雾在我眼前浮起,爷爷说过,他最享受这种天气,平淡。他来了。(中国作文网 www.t262.com)  我任他抚摸我的头,将我的刘海拨乱,我只是呆呆地望着他,啊,爷爷,您还是回来看我了?那何必当初那一声不闷地离你的亲人们而去?我起身,让他坐在那把老木椅上,他笑笑,不停地摩着木椅,示意我坐,一股暖流从眼角啪啪地往下落,我又想起了以前。  他依然坐在那把椅上,只是怀中多了我,不知有多少个春夏秋冬,我都是在他的怀中睡了过去,也不知有几个四季,他都是坐在那把木椅上,可自从他去世后,也只有我和那老木椅在守望着他。每当他“回来”,那木椅和我就笑,我不像那老木椅笑,它笑得嘴都咧开了,像一道丑恶的伤疤,整个还一抖一抖的,像是哭,又像是笑,可当那层薄雾消失后,他也就走了。我继续坐在木椅上,看着他忽明忽灭的背影,多了那么一份孤寂与悲伤。  待我离开家乡,也只有那木椅在“望”着他回来了,它也许还做着多年前的美梦,有爷爷与我的陪伴;他也许从以前的盼爷爷,从而变成了盼我和爷爷;他也许已经不再笑得咧开嘴了,因为让它不懂得如何笑了……我也不停地盼望,盼望。当再一次淫雨霏霏时,爷爷,我和您一起回去看望那把老木椅,可好?去看望那一直守望着,守望着,守望着的老木椅……    篇三:路口的守望  已经一个多月没有见到爷爷他们了。我站在阳台上,望着屋外豆大的雨点从高空中砸下,一颗一颗连续不断,心中不免感到一丝失落。我又想起了爷爷家那幢两层的楼房,房前那棵香气四溢的桂花树,宽阔整洁的院子里是一口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的水井,屋后那片花花绿绿的菜地里依然是奶奶不断忙碌的身影,还有那只属于我的小胖兔……,想到这儿,鼻子竟有点发酸了。  “铃铃铃……”,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快步走到电话机前,拿起了话筒。“想你爷爷了吗?我的好孙子,爷爷今天给你买了一个大西瓜,今天晚饭要不要来吃啊?西瓜我现在正用井水泡着呢!”电话里传来了爷爷熟悉而兴奋的声音,让我一下子想起了以前在爷爷家,每到暑假,爷爷每天都会买一个大西瓜给我和弟弟吃。每次西瓜拿到家后,先不急着切,而是拿一个大盆子,把西瓜放进去,然后吊一大桶井水往上面一浇,让井水完全覆盖西瓜,等过了一段时间后再切开,吃得时候冰冰的,凉凉的,甜甜的,那个爽啊,不知道比放在冰箱里好吃多少倍呢。“呃,爷爷,今天晚上我和爸爸妈妈要出去吃饭呢,不来了!”“哦,是吗?那好吧……唉!”“嘟——”随着电话的挂断,我仿佛看见了爷爷那失望的神情,然后深深叹一口气,转身离去的身影。  吃完晚饭,已经接近八点了。爸爸打了一个电话给爷爷,说要过去看看他们。这时的天已经完全黑了,我坐在汽车里,看着一排排的灯光飞快地向我身后远遁,过了一会儿车停了。我下了车,看到不远处有一个人站在路口。昏暗的灯光下看不清楚人,只看见那个人背部略微有些弯曲。我快步向前走去,正前方的那个人也在不断地变得清晰着,路灯下的那个人的头发已经全白了,额头上刻着两三道深深的皱纹,脸上布满了岁月的痕迹。啊,这不就是我的爷爷吗?都不知道他在这个路口已经等了多久,他静静地站在那里,额上的皱纹因为我们的出现渐渐舒展开来了,嘴角也微微扬起。他站在路口望着我们归来。  那天晚上,我们都很开心。对我们的亲人,我觉得不该让他们等待,我们应该常回家看看,不要让他们感觉到孤独和哀伤。人的一生,有人在守望着,有人在相聚着。很多人在守望中黯然离去,有人始终坚持着。而我们要做的就是不要伤他们的心,不要让他们等得太久……    篇四:祖母的守望  已是傍晚,夕阳躲到了云层后,天空染了色,火红火红,几朵零散的火烧云在空中漫无目的地移动着。看着同学们放学时父母在门口那急切的眼神,我的心中油然升起一股暖意。  一个形象缓缓在我内心升起,她,就是我的祖母。  祖母是一个孤言寡语的人,谁也不知道她内心在想些什么,也许有时,只有她的眼神才可以透露。又也许是饱经沧桑使她变得十分沉默,别人说她时,她也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  时间如同白驹过隙,转眼间,我便长大了,不再需要祖母的接送。那一回,刚好祖母买菜经过,便来接我,我不知道,在学校里玩了许久,才慢慢向校门走去。忽然间,我心头一愣,我又看到了那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她在众多人中显得有些矮小,双手扶着栏杆,害怕跌倒,她年老的身体在微风中显得摇摇晃晃。我再仔细看去,是祖母,她那花白的头发显得十分刺眼,而她那双苍老的眼睛此时却像成熟的果实那般闪着热切的光芒,我快速走到她身后,拍了拍她的肩,祖母惶惑地转过头,看见我,才舒了口气。我这才意识到,原来我在学校里面玩的时候,祖母一直在这里守望着我,而在我小的时候,她又曾有过多少次像这样的守望啊!细细一看,祖母在不断守望之时已慢慢变老,变得瘦弱了。  又是一年秋叶零落之时,父亲去援疆了,一去就是两年,这对于祖母来说简直就是个痛心疾首的消息。可她也没办法,这是政治任务,父亲走的那天,她只有用她那黯淡的目光目送父亲的远去,而接下来的,则又是一次漫长的守望。在父亲离开的那段日子里,祖母每天都会长许多白发,到后来,满头黑发已经消失不见、没了踪影。我时常看见她独自坐在一张椅子上,她的身体是那么的瘦弱,如同干树枝一般脆弱。有时忽然站起,目光向远处望去,又慢慢坐下,希望成了泡影,而她目光所视之处,则是父亲远去的方向。没有办法,父亲离开,她只能孤单地守望。  或许在祖母年老以后,她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守望。她还能有什么办法?只有默默注视着家人远去的方向,等待着他们的归家,那守望的目光会如同霞光一般,蕴含着温暖和盼望。    篇五:另一个世界的守望  那是一个春天,本是万物复苏的日子,可你却病了。听到这消息后,我整个人都懵了:你得的不是普通的病,是脑瘤,晚期了。  王润胜,我只是你隔壁班的同学,与你萍水相逢,甚至连认识都算不上,但我却经常通过王芷宁、戴祎玮来了解你的病情。为了给你看病,你父母心力交瘁,债台高筑,我们把所有零花钱都拿出来寄给了在上海看病的你,但我们知道,这只是杯水车薪。你生病的第二个学期,王芷宁提议,把自己能卖掉的的东西全部进行义卖,这个建议得到六年级所有同学的拥护。我们很快准备了一大堆东西,说来也巧,正好遇上我们实小一年一度的“图书跳蚤市场”活动,经过数次义卖,加上几个班级“图书跳蚤市场”卖书的钱,我们一共筹集了近万元,这笔浸透着我们希望的款项很快便寄到了你的手中。随后,王芷宁以大队长身份向大队部提出“王润胜救助活动”,很快,全校同学都加入了“救助生命”的活动之中,我们所有人都和你在一起加油,我们所有人都和你一起向死神抗争。  今年期末考试的前夕,你父亲买了很多零食与书给我们,你还托你父亲给我们带来了一封信,你在信上说你现在很好,病情不会恶化,现在已经从上海回到兴化的家里静养了。我和王芷宁一听到这个消息,像两只小鸟一样欢呼雀跃,我们约好等小升初考试一结束就去看你。  暑假很快如期而至,我和王芷宁约好去看你,途中遇到了夏雨,她把我们拉到一旁,劝我们别去了,我很生气地冲她嚷道:“你怎么了啊?我都等这一天很长时间了。”夏雨凝视了我好久,最后,把头慢慢抬起,低低地说道:“王润胜走了。”我的心顿时一沉,我生硬地笑了笑说:“你骗我的吧。”她依然低声地重复着刚才那句话,然后,我明白了,这是真的。  满怀希冀的我瞬间崩塌,我趴在夏雨的肩上潸然泪下,为何在死神面前你的生命如此之脆弱?为何在死神面前,我们的力量显得那样弱小?王润胜,你才13岁啊,还有多少年华你没有享受?本来,这个春天你应该和我们一样背着书包,在小学最后一学期你应充满战斗的激情,可你却在病床上接受着痛苦的化疗;本来,这年盛夏的你应该满怀憧憬地含着泪水向母校道别,此刻却沉睡于地下。一个阳光帅气的男孩,离开了人世,静静地,没有带走什么,带走的只是我们这些另一个世界守望者的思念。你走了,到了另一个世界不会再有病痛的折磨;你走了,那么多你背后的守望者的心都如折翼的鸟儿坠入深渊。  景物依旧,人事已非,王润胜,希望你在另一个世界可以开开心心地生活着,还有,不要忘记了,对于你来说的另一个世界,还有我们这些守望者在为你祈祷。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篇六:亘古不变的守望  时间虽然没有等我,我却没有忘记带走你,我左手依然是过目不忘的萤火,右手却不再是十年一场的面壁,而是四年,四十年,以至于一生的无怨无悔。  时光怅然而逝,春花跌落几许,却仍见月暖如故,风香依旧。时光开在枝头,却等不到采摘的人儿,于是只有带着落寞跌落枝头,留下了来年的生机。  柏拉图说,我以为小鸟飞不过沧海,是因为小鸟没有飞过沧海的勇气,十年以后,我才发现,不是小鸟飞不过去,而是沧海的那一头早已没有了等待。我相信,生活中每个人都曾有过这样的望穿秋水的等待,一呼一吸之间便是十年的光阴,这是一个怎样的十年?十年的时光,春花跌落了几许?埋葬了多少期望?可如果不曾勇敢地朝沧海的彼岸飞行,怕是永远也不会知道在沧海的彼岸有没有守候我们的等待。即使失落也不失去希望。  一梦桥边月未暖,再梦桥边风已香,疑是早春二月至,不知是君踏歌来。  月是在风中亘古不变的守望,风是月下孤独漂泊的旅者。一颗不变的守望的心从来不曾生出过温暖,漂泊的风也不曾吹来过醉人的花香。仓央嘉措说,我问佛,如果我遇到我可以爱的人,却又怕不知如何把握该怎么办?佛说,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和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也许这背后有更深的隐喻,是我们这等常人无法领会的禅机,但绝对值得我们神往的是一份决然。  满树菩提,我只取梧桐一叶,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不问是认识还是分离。  世界之大,这个路口分离,总会有一个路口再相遇,那时,不知如何把握的也都知晓了。  那时,才会明白所有的等待都在沧海的那头,用一生去飞过,哪怕沧海变成桑田,也无怨无悔。浮世千重变,变不了的是那轮月,那缕风。    篇七:深山卫兵的守望  有一种奉献,不论流年似水;有一份坚守,不畏风雨沧桑。  ——题记  生活中不乏“最美教师”,用自己生命为代价诠释“爱”的灵魂教师,身患残疾却仍坚守课堂的奉献教师……而在我记忆的银河中,最深邃、最难以忘怀的是便是那默默无闻的李老师。  我亲爱的李老师,在和平村的一个村小默默奉献了几十个春秋,把一生都献给了贫困山区的教育事业。一直用自己微薄的双肩、手中的粉笔为我们山里孩子撑起了一片天空,用青春和爱心照亮了我们的前程。我们沿着山路走出了深山,而李老师,却依然驻守在那求知的起点……  两个坚守的老师、泥泞的操场、简陋的教室、残缺的桌椅,是学校的全部。它垒起了深山孩子的梦想、传递了爱的热度。那残缺透风的窗户,经不住寒风的肆意吹刮;那疮痍的墙壁,经不住年轮的沧桑变化。您补好了教室漏雨的大洞,给予了我们舒适的避风港;您跋山涉水为我们送来木炭,给了我们冬日里如春天般的温暖。即使条件再艰苦,您说只要看到孩子们清澈渴望的眼神,便舍不得离开。李老师,您的存在,让所有的言语融化为爱,在我们心中默默地流淌;您的存在,激起了感恩的千石万浪,让我们的热血一次次沸腾。  李老师,您可知?您是我们所有知识的源泉,所有快乐的中心!黑板上刚劲有力的字迹,书写的是热情、力量;课堂上神采飞扬的讲课,传递的是梦想、希望;而我们脸上如花般绽放的笑容,更是幸福的洋溢啊!即使疾病缠绕,您仍坚守这三尺教坛,您放不下工作,放不下我们。谁也忘不了您拖着疲惫的身子,不时猛烈咳嗽教学的情景。您说您守护着的是花朵,是希望,是幸福。这份执着,没有随时间的沙漏流走。李老师,是您给了我们飞翔的羽翼,让我们的梦想能抵达云端。  您总是满足于自己简陋的办公室,寄情于天真质朴的孩童,执着于教坛的耕耘、山区的事业。沉鱼落雁之容经不住岁月的摧残,气震山河之城也经不住时光之钻的锤錾,可您却在穷乡僻壤里几十年如一日,这份无私奉献的执着,不因荏苒时光而改变。  李老师,失落时,您给我们以清风般的慰藉;迷惘时,您给我们以波涛般的勇气;冲动时,您给了我们天空般的胸襟;跌倒时,您给了我们以煦日般的温存。  啊!李老师,为何我总是想起您?您在贫瘠的土地播下知识的种子,撒下师德的阳光。让我们在土地里成长,在暖阳中沐浴。是您,教给我们知识,塑造我们的灵魂,改写我们的命运。奉献,感彻心扉;师恩,永铭于心。  老师,感谢您!是您,为我们山里孩子撑起了一片天!哪怕校园再简陋,这里永远是我成长的摇篮,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而您,也将是我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的人!    篇八:父亲的守望  孩子一天天的长大,也许缘于父亲的守望,他比同龄人都表现出更多的一份深沉,没有如铃的笑语,而是静静的思索。  很快,孩子到了上小学的年纪,开学第一天,孩子非常开心,早早地准备好了新书包,新文具,迫不及待的催促着母亲,而一旁的父亲冷峻的说道:“叫他自己去吧,孩子也不小了。”孩子原来洋溢着笑容的脸庞,顿时蒙上了一层阴云,气呼呼的背上书包,向外跑去,母亲隐隐约约在向父亲埋怨着什么,孩子回头了,母亲正要上前去,却被父亲的大手毫不留情地拦了下来,孩子心里一阵苦涩,头也不回地走了。  孩子背着沉重的书包默默地前进,幼小的身影拥簇在茫茫的人海中,显得如此脆弱与孤独,孩子低着头,不去听身旁一声声的关切,不去看身旁的一幕幕温馨场面。  突然,孩子一个踉跄,重重的摔倒在地上,但孩子早已不会因此哭泣,只是在抬头的瞬间,他远远的望见那个熟悉而又渺远的身影——隐匿在茫茫人海中,那影像却如镜头般紧紧锁定、不肯移动。  那身影仿佛在慢慢靠近,但很快又停止不动,他是在担心孩子吗?那又为何停了下来?阳光照在孩子稚嫩的脸庞上,耀得孩子看不清那到底是一双怎样的眼神,是急切?是慌张?还是一如既往的冷峻?  孩子有些困惑,但还是迅速的爬了起来,也许在她稚嫩的心里,还不懂这是怎样的情节。孩子远望着那身影的方向,远处是一个如高山般冷峻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人海中。  孩子呆呆地伫立着,因为那分明是父亲的背影,孩子朦胧感觉着:父亲应该是爱我的,是的,他一定很爱我。  孩子依旧生活在父亲的守望中,但他逐渐明白,父亲的守望并不是冷漠,也不是抛弃,更不是无情,那是父亲对他最深沉的爱。如今,孩子转眼到了初二,拼搏在“残酷”的战场上,而父亲的守望依旧陪伴着他前进,让他更加坚强、勇敢,面对困难毫不畏惧、退缩。  而那个孩子,就是我。    篇九:春节的守望  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了。又正好是寒假期间。于是,春节便成了我最快乐、最温暖的日子了。那些在异乡漂泊的游子,会在同一时间踏上回家的路,一起和家人吃年夜饭。  对于我来说,年夜饭是一年中最好吃的一顿饭,不单单因为有很多好吃的菜,而是一家人终于能团聚在一起。所以,年夜饭又叫“团圆饭”。  这天傍晚,奶奶和妈妈就开始在厨房忙活。可我却高兴不起来,因为爸爸还没有回家。  爸爸往年都在腊月二十左右就回来了,可是今年……唉,爸爸呀,爸爸快回来吧,我好想您!  天色越来越黑,我在门口等待着,可始终不见爸爸的身影。妈妈已经打了好几次电话,可都是“无人接听”。  奶奶和妈妈把一道道菜端上了饭桌。爷爷也把电视机搬到了客厅。大家都在桌旁找好了座位,可是大家都没有吃菜,我知道大家都在等爸爸。  “回来了,回来了,爸爸回来了!”弟弟跳着笑着跑来说。大家都兴奋地往院子跑,只见爸爸穿着厚厚的棉袄,身上背一个小包,手上提着几个大包,身上和头发上还留着几片雪花。  爸爸看到我们,放下手中的包,一下把弟弟抱了起来,“让你们等好久了吧。今天没有买到早点的车票,回来晚。”“你呀,我给你打电话,咋打不通?还以为你不回家了。”妈妈装着生气的样子说。“不是手机没电了嘛!”“好了好了,回来就好了。”奶奶说着,又走向爸爸,爸爸扶着奶奶走进了客厅,开始吃年夜饭了。  这时春节晚会开始了。大家围着饭桌,一边吃饭,一边聊天,不时传来一阵阵欢笑声……  屋外是寒风凛冽,可屋内却温暖如春,洋溢着幸福、温暖、欢笑……    篇十:大山深处的守望  都说海是最宽广、最孤独的,它是上帝为人类流的泪水。但其不然,有这样的一群人,他们每天都在“家”里等待着,就像广阔的森林等待鸟儿的归巢;久旱的大地等待甘甜的雨露;枯萎的小草等待春雨的滋润。每天早晨的第一缕阳光,是他们崭新的一天,充满希望的一天。他们从不厌烦,从不放弃,感受着世上最宽广的孤独。  看,一群孩子们正在田野里嬉戏,如果你仔细一看,就会发现,他们和城里的孩子截然不同。他们比城里的孩子要黝黑得多,手也粗糙得厉害,衣服也破了几个小洞。但我被他们的歌声震撼了。我看见他们脸上洋溢着欢笑,笑声听见引起山的共鸣,仿佛在大山深处,我听见了生命的赞歌。他们是山的希望,是大地的绿色,是花朵的美丽,是祖国的希望。  我被一阵阵琅琅的读书声吸引了过去,这里是孩子们的学堂,是孩子们快乐的天地。但我看到的只有几座土墙围着的、饱经风霜的房屋,在巍峨的大山深处显得空空荡荡。屋顶上还冒着缕缕炊烟,炊烟一直沿着城市的方向飞去。我想这就是孩子们的梦想吧!屋顶上的瓦片也是破碎不堪的,只是勉强地挨在一起,义不容辞地为孩子们遮挡暴风雨的袭击。走进房屋,映入眼帘的是几盏耀眼的烛光,烛光在黑暗中显得特别明亮,照得屋内像白天一样,照亮了孩子们渴望知识的心灵。  我随着孩子们来到一个村子的角落,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在悬崖上,竟还有这样一个村落,几间小屋隐匿在树丛中,几位老人正坐在屋前目光呆滞地凝望着天空,他们仿佛与世隔绝。老人见到我们的到来,吃惊地站了起来,可能是太久没见到生人了吧。老人热情地招呼我们,虽是粗茶淡饭,却是我人生中别有一番滋味的“宴席”。抬头间,看到了老人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听到了孩子们灿烂的笑声。顿时,我心里觉得欣慰了些许。当孩子们真稚地问到我:“姐姐,城里好玩吗?为什么我们的父母都爱往那儿跑呢?”空气倏然凝结似的,屋里变得鸦雀无声,孩子们渴望的、向往的眼神都注视在我脸上,老人手中的筷子也停了下来,我知道他们都在等待我的答复。我顿时不知所措,迅速把目光转移,低声应了一句:“个人的感觉不同,等你们长大了自己走出去看看吧!”说完,我倒吸了一口气。走出房间,我听见一群孩子正对着大山使劲地喊:“我要长大!”声音响彻山谷,于是,大山也回音:“我要长大。”  站在村外的田野上,望着夕阳恋恋不舍的划过树梢,望着余晖映照下的一面面土墙,望着靠着墙根晒太阳的一个个黑黝黝的背影,感觉阳光对这里的一切竟是如此的吝啬。  晚上,从各个门缝里依稀看到飘曳的烛光,这些微弱的烛光从不间断过。老人家的门也从未关过,因为他们怕儿女回来时找不到家;孩子们也从不放弃过心中的那个梦想,因为他们坚信只要坚持不懈,心中的梦想就会成真。  他们是大山里的一群守望者,坚守并珍惜心底的那份希望,永不放弃。他们在呼唤,大山也在呼唤,呼唤心中的阳光。    篇十一:美的守望  中国的文化博大精深。建筑的文化,山水的文化,诗词的文化……但是,一直以来,我最爱的都是建筑,爱建筑的高耸入云,爱建筑的雄伟,爱建筑的唯美……  在2013年的一天,我来到了一座古色古香的院子,它的名字是:合肥非物质文化遗产园。它是以古代的建筑为原型,稍加点缀与修饰,显得美丽极了。刚进园子,随处可见的古代园子与水池,水池中的水清澈见底,池边的石头随地的摆放着,显得好看极了,各式各样的坐架摆放在那儿,有皇宫里华贵的坐架,也有平民家里的坐架,也有权贵富人的坐架。再往里走进入了古代木制品的世界,雍容华贵的婚床,朴实无华的木椅木桌,朴素与华贵搭配的和谐极了。再往里走是中国最著名的器皿,瓷器。每一件瓷器都是白色的,白色瓶颈是许多花纹,瓶身也有许多花纹。我最喜欢这万千瓷器中的白色长颈瓶,白色的瓶颈上有忽深忽浅的白色菊花,瓶口上有一点淡淡的菊花瓣,显的朴素极了。但从中也透漏出一些华贵,很不错。  然后,我们去看了温泉表演,是此园的特色。那温泉轻轻柔柔的洒出来,又轰轰隆隆的收回去,水清清的洒在脸上,凉爽极了。闭上眼,任温泉洒在身上。虽然衣服都湿了,但是还是感觉很快乐。我很喜欢此次的旅游,此园富有古代的气息。进去了,使人觉得宁静而唯美,真实而虚幻,使人的心一下子就空了,清了,使人心中的那种烦闷,烦躁都挥之不去。真可谓是常建在《题破山寺后禅园》中的名句:“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  建筑的唯美,宁静,全都在此园中展现的淋漓尽致,真是不虚此行啊!    篇十二:灯下的守望  寂寞的灯下守望者用它空寂的眼眸望向远处,远处……  ——题记  太阳拖着疲倦的身躯渐渐消逝在天际,美丽的城市顶着嫣红的盖头,我偎依着妈妈在楼后的小道上散步。不宽的道路背着小山,一排散发出幽暗的光的路灯,静静地站在一边。  这里的风景虽不是奇山异水,但在这样的夕阳下走在这样铺满落叶的路间,看着旁边走过的情侣,或者亲昵的一家人,感觉温馨。可是一个似乎格格不入的老人塞进了其中,打破了这看似和谐温馨的场面——孤零零的路灯下不知名的小虫洋洋散散地飞舞着,她就那样坐着,坐在一块貌似冰冷的岩石上。趁着暗弱的灯光,我开始仔细端详起她来,她明显年岁已高,双鬓斑白,佝偻着身体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慈祥的面容也掩盖不住经历沧桑的烙印,千沟万壑下的脸颊毫无精神可言,更不要说瘦弱的身体勉强支起灰蓬蓬的衣衫。  我从她的身边走过,她头抬了抬,视线眷恋着我的步伐,嘴角还微微挂起浅浅的笑,我正视着她的眼睛,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从中看出的只有数不尽的心酸和痛楚,混浊,模糊。我的心也颤动了,但也只有无奈的叹息。  旁边一言不发的妈妈也感叹道:“唉,人到老了子女不在身边,真的是很孤单啊!”对啊,真的是很孤单啊,我回过头,一段距离间看见她依然坐在路灯下的岩石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看着一辆辆极速的汽车,似乎在盼望什么……  谁又知道这个灯下的守望者眼睛聚焦在何处,只是这原本发光的路灯却怎么也照不起那黑色的孤单,只能让这徘徊的灵魂愈来愈低沉下去……面对这一幕,我只想说,远方的断肠人啊,即便在天涯也应关照一下那即将要逝去的夕阳啊!    篇十三:清明的守望  即将清明,每回想起那个在清明时遇到的情景,心头总涌起一些感慨。  淡淡的薄雨,轻轻地,似层纱,带着清明若有若无的哀愁。路过一家面包店,不由得放慢脚步。  一对老人并排坐在门口,女的用头巾包着头,坐在男的旁边,老爷爷手里拿着一杆老旧的烟斗,却不抽。两位老人就这么坐着,佝偻着背,像等待着什么。在这样的时节里看到这样的景象,像落日余晖中曼舞的微尘,轻轻浮动,在这样静好的时光,给人与温暖,不需言语。清明的思念,他们又将给谁?或许在想着以前已逝去的人?又或者,在想他们以前共度的甜蜜时光?  总觉得,人奋斗那么一生,最后奋斗的就是为这落日余晖的光景吧。用自己的年华倾诉那一段说不完的爱恋,用彼此的生命低低宣言自己的爱。时间,说明了一切。当初的年少轻狂都坚硬成几十年的风雨共度,黑发变白首,好像那被人砍掉的树,表面看上去弱不禁风,脆弱而不经风雨,实则地下根须交错,坚韧无比,让人生畏。“纷乱人世间,除了你,一切繁华都是背景,这场戏用生命演下去,付出的难得有这番约定,这段情只对你我有意义。”谁会记得谁的古旧情爱,他们的情,他们的爱,苍老成雨滴,真的是对他和她有意义。  清明的存在,无非就是提醒人们回首望望过去。在纷扰红尘中,洗去岁月的尘埃,宛若一览明镜,看透尘世真假。然而过去让人沉醉,遗憾的完美和曾经的彩绣辉煌都已是过眼云烟,现在更应让人珍惜和相守。  两位老人就这么守望着,清明,他们在望谁,在盼谁,在念谁,都已不重要了。我微微笑着从他们身边走过,悄悄侧目,惊觉路人们和我的表情如此相似,我又笑得开怀,门口的守望,你们守望谁?  清明,不应只是念人,更有不如怜惜眼前人的意味吧。    篇十四:风雨中的守望  北风刮起来了。昨夜的残雪尚未消融,被风裹挟着四处飞扬。  路上的行人三三两两,缩在各自的棉袄中瑟瑟发抖。几尾新燕掠过天际,宛如蜻蜓点水般在湛蓝的天空洒下点点波纹。冬去了,冰雪该消融了!  我披上棉袄,一把拾起钥匙,清脆的声音在空气中穿梭,似在为冬的离别奏响乐章。  一手抄起车子,漫步在大街上。小楼转角,我怅然踩动车子。车动了,人影闪烁间诠释世间的悲欢离合。扭头,依稀透过窗棂,有着人影闪烁。四目相对,那是温情中的光芒,是篝中的柴火,是原油中的纯油。似有境界的提升,一步步的升华是希冀的光辉,若明若现,一切不语尽在情中。  小楼前的马路不是遥遥无期,似人生旅途中无数岔口中的一条——该拐弯了,离开冬了。  蓦然回首,依然辨得小楼门前伟岸身影。锐利的目光所有披靡,扫尽风中的寒冷,带来春意的融融;扫去冬雪的冷厉,带来春景的生机;扫去冬梅的孤傲,带来迎春的绚烂。不知不觉阳光已探出半边脸来,好奇的日光映在他的脸上,棱角分别的脸庞上皱纹纵横交错,日光便在那褶皱间穿行,豁然感到天空似他广阔怀海纳百川;壮丽的山岩似他的双臂,孔武有力;云雾间的云朵似他的躯干,包罗万象。一切尽在他的指间掌控,他是光辉我是梦,光辉照亮我的梦,心头闪耀。  寻梦人,就在你的顾目四盼间探索,探寻生命的绚丽。  春该来了,你的身影也该为我指引方向,我会为你守望生命的美好!  冬去了,春天还远吗?  蔚然壮观——梦幻的雪花,为你远行;枝头的新芽,为你贺彩!  父亲,你是冬日雪花,为我的初春守望……    篇十五:小屋前的守望  汽车行驶在崎岖不平的土路上,远望见一缕炊烟从小屋里飘出。我知道到家了。  住在小屋里的是年过七旬的舅姥爷和妗姥姥。两位老人在小屋里操守了近半个世纪,而我们晚辈也是在这小屋里长大。  记忆中从城里回到老家时,是在五岁,模糊的记忆里依稀记得刚进村的的场景,远远地望见妗姥姥站在门口望着,等着。她站在小屋前,不时踮起脚尖向村口翘望,那时我很内向一下车就牵着母亲的手,不敢和妗姥姥话。或许那个春节我一直在母亲手中度过。  那时的记忆模糊不清,但小屋前的那个老人的守望一直印在我心中。  随着记忆,我回到了三年前,那时我十岁,这一年老家的天很暗很暗,已经接近中午,太阳从云雾中露出一点点光,洒在村子的小屋前,小屋前的那个老人——我的妗姥姥依然站在风中,望着,等着。她满头的银丝被风吹得散乱,风里扬起的尘沙也迷了妗姥姥的眼。一下车妗姥姥就招呼:“快进家,外面风大。”或许那一年就在风沙中度过,但透过风沙看见的是无限的爱意。  三年前的春节,至今清晰可见,但那小屋前的老人的守望却是一笔浓墨重彩。  最近的这次,是去年。去年我十二岁,这一年,妗姥姥依旧站在小屋前望着,等着。门前的那棵老树的叶子已经掉光,光秃秃的枝干犹如妗姥姥一般苍老。她脸上的皱纹堆集在眼角和嘴边,一如她往日爱笑的形象。远远地就看见她那两只大手在空中摇动,仿佛两面大旗空中飘荡。下了车,我快步走到她面前:“妗姥姥,过年好啊!”她一笑:“好啊!俺们家亮亮(我的小名),就是长大了!”我不再像曾经害羞,与妗姥姥聊着,笑着。或许那个冬日我是在笑声与幸福中度过。  去年的记忆至今记忆犹新,那个小屋前的老人的守望,让我感动。汽车拐进村里,远远望见她在那里望着,等着……


关键字:守望 望话 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