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火

分类:六年级作文,阅览:11781次,时间:2012/11/18

战火

江苏省兴化市 兴化市第二实验小学 六(3班) 张越

(本故事纯属虚构,作者:张越)

时光飞逝,一去不复返。在我40岁时,我当上了军团总长,我麾下有60个军团,15个步兵军团,2个海军军团,5个炮兵军团,4个空军军团,14个坦克军团,8个空降军团,8个特种兵军团,4个导弹军团和一个3万人的敢死队,共计50000万人。

一天深夜,警报突然拉响,担任机要员的机器人尤里卡焦急的走进来对我说:“美国派遣卡里奥将军率70个军团,兵分3路侵犯我国。一路从云南、广西陆上进攻,共35个军团,120万人;一路从浙江海上进攻共20个军团,200万人;卡里奥亲率中军从广东海上进攻,共35个军团,300万人。”

我听了大笑道:“卡里奥不精兵法,时乃愚蠢人也,命令步兵的8个军团到沿海一带,共80万人,加固工事,拼死抵抗,固守两周,我率大军全歼敌军。”我命令:“2个步兵军团为预备队,以防不测。我率大军至桂阳、郴州、汝城、昆明、宜昌、临武等地埋伏,如敌进攻,佯退至伏击圈,尔等速去。”

卡里奥亲率的一路中军没遇到抵抗就进入了广东境内,更加得意,还命令三路兵马急行军,企图吃掉我们。我军这支敢死队的出现使敌人出现混乱,卡里奥忙下令撤退,见我军敢死队加筑工事,又返回攻击。敢死队且战且退,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卡里奥进了伏击圈,被打得抱头鼠窜,加上先进的高科技武器震摄,他们全体投降了,卡里奥也做了的俘虏。我军缴获长枪80万枝,重机枪20万挺,子弹9000万发和40000发导弹,取得了决定性胜利。剩下的两路,一路投诚,一路在顽军将领切尔顿的指挥下,向我方继续进攻。吃了一次败仗后撤退了。这人还会打仗,把军队训练的很严格。并驻扎在井冈山一带,想居高临下。我派了空军军团袭击前沿阵地,保障我的空降军团平安降落,降落后破坏其炮兵阵地,令炮兵军团掩护步兵军团,步兵军团迅速上山,合围井岗山敌阵地。令敢死队把后山小路堵死,埋伏在小路旁。令导弹军团火力压制,特种兵军团上山迂回包抄,合力吃掉这股顽军。这就是本军团长高明的一招----“连环计”。

战斗打了五天,终于围歼了敌人,缴获基因炮、核子炮、贫铀弹、转基因炸弹等先进武器,击毙切尔顿,消灭了美国的嫡系精锐部队,彻底打击了美帝国主义妄图统治世界的幻想。

三个月后,机器人尤里卡再次报告:“美国由于卡里奥兵败麦城,又派有名将之花之称的五星上将阿里奥·加将军率150个主力军团共60000万人,兵分15路,合围我军部。”我说:“快报告我方军力。”尤里卡说:“我方从打了胜仗后,增加了摩托军团6个,坦克军团4个,空降军团6个,空军军团4个,共计20个军团,4000万人。”我又说:“汇报一下敌方各路兵力、装备、战斗力、统帅。”尤里卡说:“第一路从新疆出发,有10个军团,共计400万人,装备精良,战斗能力较好,统帅奥古斯汀是一员老将,战斗经验丰富,智商较好。第二路从甘肃出发,有10个军团,共计400万人,装备精良,战斗能力较好,统帅奥拉斯基,有勇无谋。第三路从内蒙出发,有10个军团,共400万人,装备较差,战斗能力较差,统帅是一草包。第四路也从内蒙出发,有10个军团共计400万人,装备较差,战斗能力较差,统帅加林格尼是一儒将,没有军事经验。第五路也从内蒙出发,有10个军团,共计400万人,统帅有谋无勇。第六路从沈阳出发,也有10个军团,共计400万人,装备精良,战斗能力较强,主将有勇有谋,很难对付。在东北方面屯集着第七、八两路军共800万人,装备精良,战斗力较好,主帅又难对付。阿里奥·加率十路军、十一路军、十二路军、十三路军、十五路军从江苏、浙江、福建等地扑来,共计2000万人,装备精良,士兵善战主帅时乃一虎将,但缺少智谋。军团长,报告完毕。”

我连忙召急高级将领商议。我决定先吃掉内蒙的三路军,共1200万人,30个军团。我命令:“所有部队包围内蒙,务必于两天消灭。”

两天后,内蒙的顽军被歼灭,兵力上明显我们占优势。我们有50400万人,而敌军只有38000万人,气急败坏的阿里奥·加又从美国调来80个军团,共计3000万人。兵力成50400万:38300万,比例成了504:383,还不死心的阿里奥·加又让美国调来20个军团,共计2600万人。兵力成50400万:41200万兵力悬殊太大了,兵力比126:103。中央军委决定再给我20个军团,共2000万人,我方现有52400万人。

一场大战,又将要开始了。美国再次调来了100个兵团,50个兵团在西藏,50个兵团在四川。我令:“让部队让出一些地给新疆东北之敌。”我命令:“2个坦克军团与2个空军军团,6个步兵军团,组成混编第一军团,速到宁强、南郊、西乡、五里坝、紫阳设伏。令特种兵军团用骄兵之计引敌人进伏击圈。令4个步兵军团和狙击手军团、敢死队拿下重庆、贵州,待敌军进入伏击围后,回援宁强等地。

果然我的骄兵之计成功,敌军明目张胆的进了伏击圈,我亲临阵地,一声“打”,机枪、驳壳枪、手榴弹,怒号着向美国兵迸出仇恨的火花,战斗打得很激烈,我电令炮兵军团火速驰援,在我军的猛烈炮火下,敌人全军投降了,生擒军团长南条英机,破灭了南条英机军队不可战胜的神话。由于打得及时,西藏没来得急回援。忽然,延安急电:“甘肃之敌,忽然来犯,务必歼灭,部队速去。”我急令空降军团和混编第一军团防御,率重兵前去,我也明白:“甘肃之敌不消灭迟早是个威胁。”这时,又来了封急电:“新疆告急,速去。”我令大军急行军赶到甘肃,先消灭甘肃之敌,对甘肃之敌采用“围点打援”战术,十五天后,甘肃粮尽粮绝,敌军指挥官自杀,全体官兵投诚。我派了邹升将军指挥这支部队,番号为正义军第1军团,立刻调往新疆,在一番斗智斗勇后,老将奥古斯汀,知美国气数已尽,中国越来越强大,率部投城,我急忙来迎,说道;“老将军辛苦。”随后,撤消其原番号,改番号为正义军第2军团,偏偏西藏的指挥官不识时务,仍负隅顽抗等候援兵。我派了由15个步兵军团,5个炮兵军团,8个空军军团,6个摩托军团,6个狙击手军团,8个特种兵军团,9个军降空团,4个导弹军团,敢死队、正义军第1军团、正义军第2军团组成强大的混编重炮兵军团,这时那位西藏总指挥被部下枪杀,全军随后投诚。我为其改番号为正义军第3军团,派郑忠银将军指挥,又让正义军第1、2、3军团合编组成正义军军团。敌其他各部都接近陕西,我军长途交战很累,不能迅速驰援,我说:“给中央发报,我军长途行军,交战很累,卿恐不能速救。请军部突围出来,我派部队呼应,到成都重建军部。”中央回电:“批准。”军部立刻突围,走了三天,到了直罗,正好遇阿里奥·加的部队,中央军部人员顽强抵抗,等候援兵,我率大军围困敌指挥部,阿里奥·加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边命令拼死抵抗,一边命令各部兵马火速求援。阿里奥·加中计了,我令正义军团埋伏在半路,痛击敌军。炮兵军团与步兵军团待敌军回头再来攻军部时,重炮轰击。

战事都在我的预料之中,东北的七、八路军,共800万人,东北、四川方面也急行军,沈阳和甘肃企图与东(北)、四(川)会合,再充实到阿里奥·加亲率的队伍里,阿里奥·加的部队里就有90个军团,共36000万人。我军原有100个军团,50000万人,又收编了正义军70个军团,共24000万人,我军现有74000万人,虽然我军在兵力上占有大的优势,但敌军主力尚在,且战斗力还很强,我采取“无中生有”之计,令特种兵军团和步兵军团故意放弃军营,命间谍收买地痞、流氓传播我军内部不和、准备撤退等消息,让阿里奥·加起疑惑,让一个军团的兵力假意去投诚,告诉敌方我虚的军营,然后令军营仍做出虚的样子,变虚为实,阿里奥·加必领兵来打,然后把他们围在军营中,就如瓮中捉鳖。

谁知,这阿里奥·加还算聪明他没上当,反派间谍离间我与高级将领领的关系,我笑道:“哈哈哈哈,这小子没中计,还用反间计离间我们。今天他离间我们,明天我让他军心涣散、士气低落。”于是我派了一位叫郭骁的谋士,这位谋士是我小学时的同窗好友,能言善辩,也通晓军事常识。于是我让郭骁带领荀黄洋、卜元、朱启骞、王茜、周婕、朱栋、朱宇池、张弛、张俊瑞等10人(全是我六3班的同学)组成的谈判团,主要任务是煽动士兵思乡之情,使敌军心涣散。在去时,我为他们一一饯行,我说:“尔等这次定要说服那阿里奥·加。”郭骁说:“吾等一定不辱使命,你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吧!”我还是派了三十位将军打扮成随从,在他们的旅行箱内衣服下暗藏长枪,另外每人再拿两支乌克色姆手枪插到鞋与脚之间的缝隙中,又让特种兵军团、正义军军团、坦克军团、步兵军团、摩托军团、狙击手军团、炮兵军团到离敌军营15公里外安营扎寨,然后差人送书一封说:“明日我谈判团10人由郭骁团长率领,到贵营谈判。”阿里奥·加得报命大将爱默德领4000万精兵,埋伏到九龙飞虎谷军营旁的一块可以容得下五六千人的空地下的山谷中。第二天,阿里奥·加命奥良将军与斯托拉雷将军在这块空地上摆下宴席。

时隔不久,郭骁等我方谈判团一行人就来到了九龙飞虎谷中,阿里奥·加亲自到谷口迎接,并将他们带到了那块杀气腾腾的空地,约定明日在此开宴招待谈判团,洽谈休战事宜。于是郭骁就让团员和随行者在空地的南面扎营安置,北面便是阿里奥·加的营盘。

阿里奥·加对奥良说:“明天我学学西楚霸王设鸿门宴,明天你以舞剑为名,杀了他们。”然后又命斯托拉雷带5万射手在帐后与奥良呼应,阿里奥·加又派中将阿尔弗雷率精兵30000万,在谷口的两头埋伏,待事变一发生,便截断谷口,阻隔我军的援兵,并且封锁里面我军的人马,一个也不放他们出去。

经我慎重考虑,又令敢死队分成九个团,在九龙飞虎谷对面的山头掩蔽,又令特种兵军团包围四周,空降军团急降敌人军营卧底埋伏。

第二天,阿里奥·加差使臣安德森去请郭骁等谈判团成员,郭骁便随使臣出发。此刻,阿里奥·加真的等在路口迎候。他见谈判团人员骑在马上缓缓而来,后面只有一些贴身随从跟着,心中暗喜,就与团员们一一施礼,然后领大家分宾主入席坐定。

我急忙令凑成的2个手枪军团,混进敌营暗中保护,空降军团摸清地形,差人来报,好引大军入内强攻。

待谈判团人员坐定后,阿里奥·加给阿诺德使了个眼色,阿诺德心领神会,用谦恭的语言向客人致词欢迎,并向大家一一祝酒。阿诺德装出满面笑容道:“我元帅早有和谈之意,想化干戈为玉帛,以免生灵涂炭。一直苦于没有这个机会。”说着他便命厨师上菜、命乐工奏乐,于是九龙飞虎谷内大吹大擂,一派特殊的热闹景象。

宴至一半,阿里奥·加给奥良使了个眼色,奥良站起来对大家:“今天有谈判团这么多人大驾光临,时乃我们莫大的荣幸。我们军营偏没有什么值得大家娱乐的,听说贵国舞剑高深莫测,剑术奇绝,可否不吝赐教?”空降军团赶紧发电给我:“军团总长,敌奥良将军以舞剑为名,企图谋害我谈判团团员,下一步行动请指示。”不料,军团中的4个报务员,其中有一个是曾经投诚过来的顽固分子,把电报偷偷的发给了阿里奥·加,此时的阿里奥·加慌忙下令各部坚守营门,把我空降军团军团长刘德山杀害,派贝尔德将军接管我空降军团。

我知道后,下令锄歼团活捉汉奸,并在阿里奥·加军营旁公审。

这时,阿里奥·加又回到了座位上,郭骁问:“刚才怎么听都枪声?”阿里奥·加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不知说什么好。幸好身旁的鲍德温插了一句:“将士们打鸟取乐。”这才解了阿里奥·加之围。

奥良接着说:“不管他们了,我们继续舞剑。”郭骁一听,觉得不对头,马上接口说:“这又不是鸿门宴,喝酒哪里用得着舞剑了”可是郭骁的话还没有说完,站在阿里奥·加旁的奥良已应声而出,手持长剑,席前舞了起来。

郭骁一看势头不对,马上回身高喊:“我们的随从在哪里?”

装扮成随从的唐阳等人一直站郭骁他们的后面,听到郭骁喊,唐阳从一个军校手中抽出利剑,挺身而出道:“美国人会舞剑,难道我们堂堂中国人不会舞剑吗?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剑法。”

说着,唐阳使出祖传剑法“金蛇狂舞”,一会儿犹如金蛇翻腾跳跃,一会儿又如金蛇蠕动,一会儿金蛇驾白鹤,渐渐的奥良招架不住。

阿里奥·加见唐阳志气昂昂,越舞越来劲心想:“此人必定不是普通随从,一定是个将军之类的,不能让奥良与他硬拼,要设法智取”想到奥良箭术比剑术高明,于是又待两人舞了一会儿,便制止道:“其实,舞剑没什么好看的,还是让双方来比射箭娱乐吧。”

唐阳听了,笑道;“要舞剑,要射箭,悉听尊便!”

奥良说:“光简单比射箭,也没什么有趣的,我们来个有趣点的比法。”

唐阳说:“怎么个有趣法?”

奥良说:“将人绑在一根柱子上,在百米外连射三次,能躲开的是胜者。”

唐阳听了,心里想道:“想暗算我,好吧,干脆让我来结果了他的性命,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吧。”于是他便问:“那么,谁先射。”

奥良说:“我先射。”

郭骁等谈判团人听了,正要喊唐阳不要上当,唐阳却经慨然允应,走了出去。众人也只得随唐阳来到校场上,郭骁等见几个美国兵将把唐阳绑在一根柱子上,而百米之外,奥良已拉开了手中的硬弓。大家一个个都吓得脸色煞白,不由不得担心,奥良的第一箭已经射出去了,大家只见唐阳口一张,就将它咬住了。说时迟,那时快,紧接着,奥良的第二箭又朝唐阳的颈项处飞来,只见唐阳手一伸,将它拨开了,奥良见两箭落空,心中有些慌张,第三箭射向唐阳的胸部,两腿向上分叉,头朝底脚朝上,来了个“锃里藏身”。

好一个唐阳,一场虚惊过去,谈判团的十个团员个个为唐阳喝彩,美国兵只得放了唐阳,唐阳走到奥良身边对他说:“借你的弓给我用用。”

奥良没办法,只好也让人把他绑在柱子上。唐阳在百米之外拉开了弓,奥良的心里已经“卟通、卟通”的打鼓了,第一箭唐阳故意射偏了,奥良这才舒了口气,心想:“这个将军只会舞剑,不会射箭。”第二箭唐阳毫不客气地射向奥良的左眼,奥良大叫一声“啊,我命休矣”,阿里奥·加猛的站了起来,身旁的鲍德温赶紧扶他坐下,唐阳第三箭向奥良的咽喉飞来,又是一声惨叫,奥良死的场面惨不忍睹。

接着,鲍德温说:“我素闻贵国乃礼仪之邦、仁义之国,不想这位将军居然以如此不道义的方法暗算我将军,算什么礼仪之邦、仁义之国。”

唐阳按捺不住,挥起铁锤般的拳头,连打二三十拳,可怜的鲍德温就这样被唐阳打死了。

郭骁大惊失声,忙命令左右看住唐阳,不让他再惹事生非。

这时,帐外走来一人,此人就是敌方号称“小诸葛”白崇禧的后人白崇庆,此人出生于加拿大的多伦多,父贝西默是美国人,母安妮是英国人,贝西默是白崇庆的三十六氏孙,于2050年加入美国国籍,安妮出生于英国伦敦,曾就读了英国剑桥大学法学系,是一位研究生。白崇庆于2070年加入美国国藉,但仍保留中文名。

白崇庆平静的走进来,好像没发生什么事。阿里奥·加忙命令加座、加餐具,白崇庆坐下后说:“中国的谈判团,听说你们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今天我想看年中国文化与我美利坚合众国的文化,谁更胜一筹呢?”

郭骁问陆林浩:“此人是谁?”

陆林浩说:“此人是白崇禧的后人白崇庆,后加入美国国籍,文武双全,出将入相的人才。”

郭骁说:“看我来杀杀他的锐气。”

郭骁一副老成的样子,说:“贤弟,可知汝先祖?”

白崇庆说:“吾先祖是蒋委员长手下大将,党国官居一品的白崇禧白总长,吾先祖有勇有谋,指挥作战千余次。”

郭骁一笑:“贤弟果然精通历史,你可知白崇禧的几大罪过吗?”

白崇庆说:“吾兄高见,小生自当洗耳恭听。”

郭骁道:“一反共,在共产党的军队与国民党所谓的‘国军’鏖战时,汝先祖‘小诸葛’献计图害左派人士,让我新四军2个主力团与敌装备精良、人多势众的源田师团,打拉锯战,使我军损失惨重,这是其一;吾弟刚才说是蒋介石手下,古人讲究对主子尽忠,蒋介石是你先祖的主子,你先祖率部逼蒋让位,企图篡取李宗仁代总统之位,这是其二;在国共第一次合作时,汝先祖离间国共各重要将领产生摩擦,不让顾祝同给予经费、给养等,这是其三;此乃三条不可饶恕的大罪。”

白崇庆压住怒火说:“是问吾兄,汝先祖乃何人?”

郭骁说:“我先祖乃郭子仪郭将军,曾单骑回纥将领,说服回纥将领,说服回纥收兵回去,此胆识无人可及。”

这时,阿里奥·加的一位副官说:“这本是谈判,大家何必动怒,不如我们比文助兴?”

这位副官就是巴顿将军的后代巴纳德,阿里奥·加见是巴纳德就没说什么,想说也说不出来。因为他编的戏里没有这出,就让巴纳德发挥。

巴纳德说:“比文,我们就比中国的书法、诗、词、歌、赋,比美国的踢踏舞,英文绕口令、漫画、歌剧、数学。”

巴纳德说:“我们就先比书法。”

巴纳德接着说:“书法我亲自来,谁与我一比?”

朱启骞说:“我与你比。”

巴说:“你乃一女流之辈,我不与你比,难道你方就你一个人会吗?”

郭骁说:“朱启骞你退下,让张俊瑞与他们比。”

张俊瑞平时不够稳重,关键时候还是有用的。

巴纳德说:“我们就比一个福吧?”

张俊瑞笔力刚劲,内柔外刚,算得上是好字了。

巴的字如绵绵无力,却能以柔克刚,时乃罕见,不愧为“中国通”

“好!”阿里奥·加喝彩道。

“谁与我比诗。”巴纳德高叫。

“我与你比诗。”朱宇池大声应答。

“怎么比?”朱宇池问。

“我说上句,你说下句,如你连对我十句就算赢。”

巴接着说:“人生我才必有用”,

朱宇池说:“千金散尽还归来”。

巴说:“人生自古谁无死?”

朱宇池说:“留取丹心照汗青”。

巴说:“白日登高望烽火”,

朱宇池说:“黄昏饮马傍交河”。

巴说:“会当凌绝顶”,

朱宇池说:“一览众山小”。

……

朱宇池的贯通古今,替郭骁挽回了颜面。

贝奇高叫:“汝等小辈,敢与我比词吗?”

荀黄洋说:“我与你比词。”

贝奇背了一首《卜算子》,荀黄洋背了一首《菩萨蛮》还以颜色,几个回合,贝奇认输了。

巴纳德说:“把布兰妮找来。”

布兰妮唱了一首流行歌曲,谈判团全体人员唱了一首《中国人民志愿军军歌》。对方在那“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歌声中愣住了。

……

到了最后比数学了,本杰明在纸上画了一个九宫图,说:“谁能破我九宫图。”

“我来破”,荀黄洋说。

“将1-9九个数字填在九宫图内,使得每个横行、竖列和对角线上三个数的和都为15。”本杰明说。

“简单,九子斜排,上下对易,左右相更,四维突出,5为中间。”荀黄洋脱口而出。

阿里奥·加再也忍不住了,命令伯纳德将军,将全体谈判团员拉出去杀了。

手枪军团赶紧向我发报:“敌主帅命令伯纳德杀害我谈判团团员,事情紧急,请指示。”

我连忙命令:“劫法场,处死贝尔德,由刘亚与邓恢将军接管。”又命令:“其他部队准备战斗,内应外合。”

可惜,晚了一步,10位谈判团员全部遇难(我的同学惨了)。只剩下30位将军。我怕将军们也遭毒手,让他们分散在手枪军团和空降军团里。

在敌杀害我10位团员时,我也处死了汉奸。大战之际,忽闻敌军布卢姆菲尔德将军投诚,原来是阿里奥·加这个老奸臣滑的家伙耍诈降计。于是我故意让士兵和将帅表现出乱哄哄的样子,并让士兵加固工事,让高音喇叭播放我军撤退须知,让坦克装甲车拆除消音器,来回走,使敌军误以为撤退,还让空军军团检修飞机,殿后。

这布卢姆菲尔德贵族出生,美利坚合众国总统的外甥。没文没武,草包一个。

这时,布卢姆菲尔德满心欢喜,手下谋士布朗蒂却说:“敌军与我交战未有损失,还收编了敌军60个军团,24000万人,怎么会撤退?”这番话,犹如一盆冷水把布卢姆菲尔德从头浇到脚凉透了。过了一会儿,对布朗蒂说:“先生有远见,但这件事不会有假的。”

我又让手下散布消息,说布朗蒂卖国投降了,布卢姆菲尔德下令就地正法。我下令把布卢姆菲尔德捆起来,押到大牢,听候发落。

布朗蒂说:“谢谢将军答救之恩,我愿为将军手下一小卒,为将军冲锋陷阵,在所不辞。”

我说:“布朗蒂先生过谦,凭您的本事,在阿里奥·加帐中也该做个军团长,却只做了个小小的谋士,太委屈你了。今后在我帐中保你英雄有用武之地,你就到正义军团去吧!让朱正云总指挥,给你5个军团。”

且说布卢姆菲尔德在狱中还写下了《我的忠心》这篇臭名昭著的文章,监狱长拿给我看,我哭笑不得,还替他修改了三十处病句,让监狱长读给他听,又命印刷厂十天印100000亿份原稿分发给全军将士,印完后,再印60000亿份命空军军团空投敌军阵地,让他们知道这位出色的将军。噢,把布卢姆菲尔德授大将军衔,与传单一起空投。

我在十天后开了一个“关于布卢姆菲尔德文章讨论会”,只要是排以上干部都可以参加,气氛十分欢快。还命令,录成录音带空投到敌军阵地和阿里奥·加的指挥部,敌士兵一日收到我军的两份礼物,成天笑嘻嘻的,还空投阿里奥·加好笑的愤怒场面。这样,我军士兵与敌军士兵交上了朋友。我还命令空降军团带上食品、衣服、日常用品、被褥犒劳敌军兵士,这样就瓦解对阿里奥·加的死忠心,纷纷对我军充满了感激之情。以后,我军就隔三岔五的空投生活必需品,我见时机已到,就让空军军团在里面夹上小纸片,鼓励他们投诚。

五天后,我开始布置了,我命令:“海军军团封锁阿里奥·加的海上逃跑路线,空军军团炸毁机场和飞机,然后支援陆军。炮兵军团破坏铁路,然后支援陆军。特种兵军团破坏桥梁、公路,然后支援陆军,坦克军团分成五个梯队,兵分五路进攻,陆军为中路,这次行动命名“拯救行动”,各军团立即准备。

十天后,一切工作已准备完毕。我一声令下,百万雄师就可扑向敌指挥部。这时,有个自称卡彭特的送信,表示兵士愿为内应,活捉阿里奥·加,“好,真是天助我也。”命令酒食款待卡彭特。

“攻击”。我一声令下,隆隆的炮火一声接一声,重机枪“咔咔咔咔咔”的怒号着,现在阿里奥·加手里只剩三张王牌,一是他的堂兄张伯伦指挥的74师团,二是总统的女婿凯瑟琳的新编18路军,三是由希特勒创办的特务学校学员的后代,是一支残忍、顽固的精锐王牌军,这三支部队装备精良、训练有素,享受着其他部队食品、被褥等高3倍的待遇。

各军团完成破坏轰炸任务,发电报请示支援哪一支陆军,我思索片刻说:“我们共产党的队伍曾活捉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74师师长张灵甫,现在来个活捉74师团师团长张伯伦。”我把桌子一拍说到,“让报务员发报到各军团”。张伯伦的74师团一面负隅顽抗,一面给阿里奥·加发报,请求支援,阿里奥·加闻讯,立刻向美国军委员会发报,请求给予1000个军团的援助,不料这封电报,被我报务组组长黄江河破译,送到我桌止,我一看笑了,说:“嗬!这小子请求援兵倒有一套,好吧,让投诚300000万人也加入我们,想方设法凑1000军团增援阿里奥·加。”指挥员听到我发的电文全都笑了。

美国军事委员会那边,为了挽救在中国的败局,决定派飞机200万架,大炮400万门,陆军人员900万人,海军20万人,空军60万人,坦克1000万辆,装甲车400万辆,和最新制造的U19自爆卡车1万辆、机器人兵5万个、航空母舰400艘,驱逐舰600艘,于三日后由卡门特将军负责运送,让阿里奥·加坚守五周。

这封电报又被我军破译。我一看,说:“美国援兵的排场很大吗!命令海军军团阻击海上运兵,空军军团阻击空中运兵,并给炮兵提供指挥部、兵工厂数据,采取‘坚壁清野’战术,切断其汲水道、粮道,让陆军军团务必于三日内夺取其粮道、水厂、电厂等重要设施。让炮兵军团根据空军军团提供的数据轰击指挥部、兵工厂。”我又让我军兵工厂生产一批价格低廉的跳雷对付敌自爆卡车、机器兵,三周完成,并用两周教会士兵使用。

我还命令让出一条道,让敌顽固分子去取水,令10个正义军军团,埋伏于半道,伏击敌军,缴获敌武器送到军械所,押解时故意放他们走。

果然饥渴的敌军士兵争先恐后,冲向水厂,在布朗蒂将军的指挥下,缴获180挺重机枪,200把手枪,170挺冲锋枪,18000支长枪。

这是布朗蒂将军弃暗投明第一功,我加封他为三星上将,指挥15个军团,拨800亿人民币军费。加封朱正云为前敌总指挥,指挥70个军团,拨军费4000亿人民币。

这时,探子来报说:“将军,敌援军离我军只有4000华里,大约还要27天才能到达。”我说:“让空军、海军不顾伤亡阻击,为后方赢得时间,让扩编后的敢死队15万人带600万个水雷击沉敌舰,空军军团坚持!坚持!坚持!在三日内炮兵军团,用加农炮、迫击炮等重火器增援。”命令兵工厂尽快完成跳雷制造任务,步兵军团再造10个兵工厂,正义军在20天内造40个备用机场,特种兵军团在20天内造10个备用港口。

摩托军团与狙击手军团、手枪军团编为混编第1军团,由和坤任指挥,彭海东任副指挥,王海任政委,张力量任参谋长,徐春纯任政治委员,作为预备队,分军饷600万人民币,粮食18000吨。

我为了侦察敌情,令特工20人混入敌营,随时把情况发布给我。无独有偶,敌人安插在我指挥部的奸细发报给敌军,内容如下:“将军阁下,敌统帅派特工20名潜入指挥部,窃取情报,将军速除这些人。”我特工也发报给我:“将军大人,敌统帅派特务40人潜入指挥部,窃取重大机密,发报给敌军,请速清这帮人,以免后患无穷。”这两件电文竟如出一辙。我令特工们注意不要暴露,下令悄悄的除掉敌军卧底人员。敌军问特务情报时,令报务员发出与我军行动相反的电文,迷惑敌军。

我军方面,听说俄罗斯派遣10万的红军参战,并援助我坦克6万辆,汽车7万辆,大炮20万门,飞机15架,航空母舰、驱逐舰核潜艇等船只1万艘。

我下令军部从延安移至沈阳,三天后,俄罗蒙罗夫将军在沈阳与我见面,表示恩大斯主席让他来支援正义之师。罗蒙罗夫将军说:“将军,我可是将军帐下一小卒,听候将军调遣。”我说:“哪里,哪里,将军素有‘神武将军’之美名,还请将军多多指教。”我又说:“我有一事相求,将军的坦克、汽车、大炮、飞机、船只可否充实到我坦克军团、混编第一军团、炮兵军团、海军军团?”罗蒙罗夫将军说:“可以吗,我们并肩作战。”

一连二十天,我军与敌军有过交火。敌一日三封电报问:“怎么回事?”我军报务员答:“都去运粮了。”

我是个从不客气的人,一来就让加入战斗,让10万余人与我步兵军团,兵分四路从江苏、山东、安徽、浙江等省合围上海,刚才还愁没仗打的罗蒙罗夫将军说:“报告将军,我想担任四路兵马总指挥?”我说:“当然可以,记住不要围得太紧,以免敌军狗急跳墙。”

这时,海军方面、空军方面来电说:“敌人太多,我们支持不住。敌980万人,损失80万人已到了南乌岛、毛格群岛,估计15天后到达。”我说:“让空军军团去机场检修飞机,海军军团于五日内抵达黄海、东海,封锁敌海上逃跑路线,空军五日后和空降军团抵达上海上空。”

电告罗蒙罗夫将军让他缩小包围圈,于七天内解决战斗,炮兵军团于五日内抵达上海外围,支援陆军,我军投入12000万人,敌只剩1200万人,我军兵力是敌军的十倍,七天解决战斗不成问题。这时,罗蒙罗夫将军由于求胜心切,在宝山区、奉贤、金山区、青浦、松江区包围上海。被敌军抓住机会吃掉了2个旅,罗蒙罗夫将军请求处分,我只好撤消其四路兵马总指挥,任命其为江苏兵马总指挥,让金秉址将军任四路兵马总指挥。

在围了3天后,上海粮食已吃光了。我又命令封锁所有通向上海的粮道,2天之后百姓纷纷投靠我军,愿作内应,打开城门。

又过了一天,百姓们杀死了门卫,打开城门,引我军进城,聚歼敌军,阿里奥·加也在混战中中弹身亡,一代名将之花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死了。

这时,就在击毙阿里奥·加时,探子来报说:“敌援兵在黄浦江登岸,目前已有一个军登陆,由卡门特将军指挥”。金秉址将军说:“给中央军委发报。给张越军团总长发报。”我读了电报后哈哈大笑说:“这个卡门特是我在美国哈佛大学时的同学,今天美国特派他来负责,看来,老弟在美国混得比我好,这次来援气势很大吗!”于是我命令:“红军与步兵军团集结兵力,退至潭阳,养精蓄锐,以逸待劳,准备打一场硬仗。”为了获胜,我亲自赴战场,并亲自布阵。我令炮兵军团分成三组,右侧翼、左侧翼、中军,步兵军团部署,我一反兵法所云,把主力都放在侧翼,空降军团到潭阳西4公里处安营扎寨,令正义军团和手枪军团由潭阳东4公里外安营扎寨,阻击敌军。摩托军团、敢死队为奇兵,以免发生不测时,急忙增援。让狙击手军团、空降军团作为总预备队。海军军团构筑第二道防线,海上阻击敌军。空军军团在空中构筑第二道防线,坦克军团在前冲锋,步兵紧跟坦克后面,然后炮轰敌阵地,使用跳雷,最后空军军团抽出一些飞机轰炸,返回空中阻击。这是我拟定的一套战略行动方案,定名“死亡奏鸣曲”。

我深知卡门特非等闲之辈,乃一代豪杰,有管(仲)乐(毅)之才,很难对付,第一仗在芜湖交战,当使者交战书给我时,我大喜,令军队四日内到达芜湖,三日休整准备好,随时与卡门特决战。谁知,第一仗,卡门特只派了区区10万人背水列阵,我令海军切断其水上逃跑路线,以绝对优势的兵力包围,围而不打,这时的敌军意志已松懈,我下令进攻,结果敌军全军覆没。



(未完待续)

投稿:2003-8-25 16:04:50
战火

关键字:战火